今天是
站群导航
手机版
您的位置:首页 >澳门新濠天地网站>校园新闻>详细内容

校园新闻

五星三名|五四精神,光芒永耀——我校张叠、杨炀老师参加绍兴先贤与五四新文化运动学术研讨会。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5-06 10:4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
9f53857f5eee4a88a15290e1d9b19c01.jpg

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,4月30日上午,绍兴市乡土文化研究会举行绍兴先贤与五四新文化运动学术研讨会。我校历史教研组长张叠和历史教师杨炀受邀参加了此次会议。会议中,张叠老师作了精彩发言,介绍了在五四运动中绍兴一中涌现的一大批杰出校友的积极作用,如蔡元培、鲁迅、周作人、孙伏园、刘大白、陈诵洛、方豪等。张叠老师认为,绍兴人的文化自信从教育中来,要加强对学生的乡土史教育,推广绍兴乡土文化对学校和学生的影响。张老师的发言,受到与会专家、学者的好评。他们认为张叠老师的发言观点明确,史实详尽,对绍兴一中校友对五四运动的贡献作了客观和全面的介绍。

 

张叠老师在会上的讲话稿

绍兴一中校友在五四运动中的表现及作用

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绍兴一中   张叠

    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,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,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,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两件大事,也是我们高中教学的重点内容。

    关于“五四运动”性质的定义问题,学界中依然存在着分歧和争论。我觉得就广义的五四运动而言,至少应包括1915年兴起的新文化运动和1919年五六月的爱国群众运动两大内涵。前者对后者起了启蒙、觉醒作用,是重要的思想启蒙阶段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没有新文化运动的躁动就没有五四这样空前规模的爱国群众运动,也不可能形成独特的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五四精神。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密不可分,两者共同构成了中国向现代化转型的内在动力。

 无论是广义还是狭义的五四运动,都跟绍兴先贤的发动和领导有很大关系。特别是绍兴一中,涌现出了像蔡元培、鲁迅、周作人、孙伏园、刘大白、陈诵洛、方豪等一批在五四运动中有杰出表现和贡献的师生。同时省立第五中学(绍兴一中的前身)师生在五四运动期间也积极响应、投身运动,在自己的家乡集会、游行、散发传单和抵制日货,也造成了很大的声势。

蔡元培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, 为发展科学、传播民主思想作出了杰出贡献。蔡元培1898年冬,应聘出任绍兴一中的前身绍郡中西学堂总理(校长)。在蔡元培的主持下,学校革新成为清末国内新式学堂的佼佼者之一。1916年至1927年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,革新北大开“学术”与“自由”之风,在此期间他成为五四运动的发起者、精神领袖及总后台。

   蔡元培在得知北洋政府秘密授权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陆徵祥:“对日问题只能让步、妥协。”的消息时,5月1日组织了以汪大燮、林长民和蔡元培为首的民间组织“国民外交协会”,致电陆徵祥:“公果敢签者,请公不必生还!“5月2日召开了北大教职员会议,向北大师生介绍巴黎和会的情况并商讨对策。5月3日再次赶往北大,召集学生代表和学生班长开会,告之国务总理密令我国代表在和约上签字的消息。揭露北洋政府和帝国主义勾结牺牲中国主权的阴谋, 5月4号,以北大为首的北京大专院校学生3000余人齐集天安门广场,表示誓死收回青岛主权,不准中国代表在和约上签字。
  当时警察厅发布命令,不许学生集会游行,教育总长傅增湘电话蔡元培,要蔡元培召回学生,并立即到教育部去商量善后方法。蔡元培坚定地回答:“学生的爱国行动,我不忍制止。”并拒绝去教育部。
   5月4日游行当晚,蔡元培参加学生集会并主动承担善后事宜,学生被捕后,他不辞辛劳多方奔走营救被捕学生,蔡元培表示:“我愿意我一人抵罪,以我的身家性命,也要换回被捕的学生。”有人劝蔡元培:“当心危及先生!”蔡笑而答:“如危及身体而保全大学,也无所不可。” 5月7日上午10时,北大教职员和学生列队欢迎被捕学生释放回校,蔡元培含泪强笑,勉励学生好好上课,坚持冷静态度,“读书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读书”。
   8日,蔡元培向大总统和教育总长提交了早已准备好的辞呈,晚11点把自己在校的东西全部搬出,9日清晨便离京南下了。蔡元培为了保护学生保全学校而引咎辞职……他不计个人得失,不顾自身安危的爱国、爱民、爱学生的情怀也至矣,尽矣!五四爱国运动之后,师生们更加理解、更加热爱蔡校长,都愿“兢兢自守”,“益自策励,求学救国”。

    鲁迅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的先驱,鲁迅的《狂人日记》是白话文学的标杆。

 1910年9月,鲁迅由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来绍兴府中学堂(绍兴一中前身)任监学(教务主任)兼博物教员一年。鲁迅提倡"读活书",主张接触社会实际,注重实验实习,组织师生赴南京参观南洋劝业会,带领学生去野外采集博物标本;辛亥革命期间,组织学生武装演说队上街宣传,并亲率学生集队出城欢迎王金发部光复绍兴。

     鲁迅是五四运动的积极参加者,也是五四运动在思想文化领域的主要倡导者和推动者。早在五四前他就在呼唤变革社会,为变革社会制造舆论。1907年他撰写《科学史教篇》倡明科学,同时又撰写了《文化偏至论》,强调人的意义和价值,肯定和强调人在历史上的地位,反复强调“立人”,这就是一种现代民主意识,从这两篇文章看,鲁迅的言论反映了时代的要求,成为五四运动提出科学、民主的先声。

    在五四时期,鲁迅更多的是在做“刨祖坟”的工作。他集中火力对准封建主义,担任主攻手和旗手。1918年5月,他发表了《狂人日记》,“暴露家庭制度和礼教的弊害”,批判“吃人”的封建礼教,以后他又写了许多杂感和论文,都是围绕着封建制度摧残人、人应该有人的生活这一中心论题。他在五四运动的高潮中发表了《我之节烈观》和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这两篇文章,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尖锐的社会问题,针对礼教制度的“三纲”中的“夫为妻纲”和“父为子纲”展开强烈的抨击。这实际上都是从现代文明社会的要求出发,提出了人的独立价值问题。

    长期以来人们在总结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时,总是在肯定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同时,又说它的弱点是只局限于知识分子(特别是运动初期),而没有工人农民的参加,也责难鲁迅在早期看不见人民群众的力量。实际上五四运动的发生,鲁迅四处奔走,呐喊呼号,也是为了唤醒沉睡在铁屋子里的人,来做砸破铁屋的工作,他从事文艺工作,要用文艺来改造国人的精神,这从本质上来说,就是想打开走向民众的通道,和他们相亲近,和他们“相结合”。

    周作人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、文学理论家、评论家、诗人、翻译家、思想家,中国民俗学开拓人,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。

    1912年,周作人在浙江省教育司任视学(督学)半年,后转浙江省立第五中学(绍兴一中前身)做教员,教了4年英文。周作人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占有一个比较特殊而重要的位置,他比较超脱于现实的社会功利性,从文化的根本层面上给予“新文化”以正面的建树,那就是对源于希腊文化的现代人本主义精神的输入与宏扬。这种文化眼光在新文化运动诸人中是不多见的。周作人这种对西方现代文明源头的重视和考察,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实无出其右者。从周作人这一脉来看,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确带有某种“西方文艺复兴”的精神,而不只具有浮泛激越、急于事功的社会政治层面的内容。

    周作人在五四时期提出了一个文学史上著名的观点“人的文学”,这反映了他的人道主义文学观及社会理想,他想通过文学把个人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结合起来,其实质是人性。这种观点跟鲁迅的“立人”思想一样,都是肯定人的价值,关注人的生活的一种人文主义思想,都具有反封建、反对旧道德的积极影响。

刘大白是中国现代著名诗人,文学史家,他1913年,参加“二次革命”,受通缉,先后流亡日本南洋。 “洪宪复辟”结束后,刘大白回国,先后任教浙江省立第五中学(绍兴一中前身)、浙江第一师范、复旦大学等校。与经亨颐、陈望道、李次九、夏丏尊,一起推动教育改革新文化运动时,刘大白了许多白话诗歌,卖布谣》是五四时期最著名的白话诗,里面写道“嫂嫂织布,哥哥卖布,卖布买米,有饭落肚……”,这首诗在内容上体现了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关注,在形式上借鉴民歌的表现手法,后来被谱成曲广为流传。他的诗许多是描写民众疾苦之作,感情浓烈,语言明快有力,通俗易懂,具有乡土色彩,在五四时期的诗坛上别具一格。在1919年五四运动时,刘大白在杭州指导一师学生联合各中学学生投入运动。

    孙伏园是中国现代散文作家、著名副刊编辑,时人称之为“副刊大王” 。他1913年,转入浙江省立第五中学(即我校前身)学习。孙伏园1917年9月经其师周作人介绍,经文科学长陈独秀的准许,在北京大学国文系旁听。在五四时期加入了北大文科学生组织的文学团体新潮社。五四当天参加了天安门大会,又参加了游行。后来写有《回忆五四运动中的鲁迅先生》一文。他后来担任了北京《晨报副刊》主编。《晨报副刊》是一份启迪新知识,宣传新思想,倡导新文艺的报刊,但它对中国古代优秀文化传统并未盲目排斥。

    何信恩先生曾经说:” 陈诵洛是民国时期著名的诗人,也是很有才干的地方行政领导者,这样的人物在民国时期并不罕见,可于今几成绝响,现今的文史研究者都不太关注这样的人物“。1913年陈诵洛在浙江省立第五中学(今绍兴市第一中学)与杜尔梅、屠钦樾、施伯侯、沈继伟等成立文艺团体叒社,创办《叒社丛刊》。这本杂志,也是绍兴一中历史上第一个由学生主编的校刊。这本杂志共出了五期,第一期为绍兴鲁迅纪念馆所珍藏,里面有鲁迅以笔名“启明”发表的《蜕龛印存·序》一文。1920年,陈诵洛毕业于浙江省立法政专门学校。五四运动时,任杭州学生联合会会长。

方豪是“五四运动时期的学生领袖之一,1919年5月5日,北大青年学生组织了北京学生联合会,后来扩大为全国学生联合会,方豪担任首任主席。5月7日,方豪作为北京学生联合会全权代表,南下天津、上海、杭州、广州等地,沿途向群众宣传,发表演说,策动南方各省一致罢课、罢工、罢市,组织各地成立学生联合会。1919年5月中旬,方豪与上海学联代表何葆仁、天津学联代表杨兴亚,在上海晋见孙中山先生。孙中山与他们整整谈了三个小时,他们受到了孙先生的赞赏和勉励。1919年6月3日,北京学联在北大第一院举行学联会议散会时,方豪在沙滩东口被捕,关押在首都卫戍司令部,这是北京第二次大规模逮捕青年学生的血腥事件,方豪被关押至1920年2月初才被释放。

方豪深受蔡元培先生的影响,认为学生有理想、有抱负,是将来国家的栋梁;加之经历了五四运动,他目睹与感受到的一切,使他更坚定不移地走上了教育救国之路。1921年8月,方豪从北京大学毕业,应安徽省政府邀请担任安徽省立第一中学校长。1924年方豪应浙江省教育厅之邀接办省立第五中学(即今绍兴市第一中学),任校长一职一直到1927年2月。

    以上这些一中校友在五四运动中或成为发起者和精神领袖,为运动摇旗呐喊,保驾护航;或成为思想革新、文学革命的代表人物,著书立说,针砭时弊,唤醒国人,重塑民族精神与文化;或者直接参与其中,高喊“外争国权、内惩国贼”的口号,打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。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蔡元培,上述五四人物大多受到蔡元培先生的引导、教育和影响。

    五四运动从北京学生界首先发动,迅即遍及全国,绍兴亦不例外。出现了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,特别是五中(今绍兴一中)学生非常活跃,在绍兴近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5月6日那天下午4时下课后,上海报纸送到,看到登出北京五四学生爱国运动和上海学生响应的情况,浙江省立第五中学的学生很振奋,马上在全体同学中传开,大家决定积极响应,便与五师、越材等校联络,定5月9日联合各校同学举行游行和纪念大会。5月8日,绍兴《越州公报》、《越铎日报》以第一版报道了这一运动的有关消息。

    5月9日这一天,五中、五师、越材等校同学和各界人士约1700 余人,在布业会馆觉民舞台举行国耻纪念大会,散发传单,登台演讲,群情激昂。会后结队游行,高呼口号,对政府提出警告,务须惩办曹汝霖、章宗祥和陆宗舆3个卖国贼。5月15日,五中、五师、越材3校学生联合拍电报给北京学生联合会,表示支持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,我们愿为“君等后盾”。 同时学生代表们还到杭州参加全省学生联合会的活动。在杭州曾同往岳坟去参谒,对岳王墓行了礼,表示洗雪国耻的决心。五中学生的活动博得舆论的好评,《越州公报》5月9日那天发表社论,标题是《可敬我第五中学学生也,可爱我第五中学学生也》。

   继国耻纪念运动之后,即展开了一次广泛的抵制日货运动。同学们先把自己用的日本货拿出来当众焚毁,表示抵制日货的决心。5月25日,五中、五师等学生约300余人,从开元寺出发游行,分组在街头讲演,劝同胞不用日本货,有些同学还下乡去讲演。此后就联合各界,组织日货检查队,不准商店再进日货。同时把查获的日货在大校场焚毁。

    在抵制日货运动中,还组织了一个“国耻图雪会”,大多数五中同学都入会。国耻图雪会的主要活动是贩卖国货。贩卖员每人胸前挂一方筐,沿街叫卖,同时兼做爱国宣传工作。参加贩卖都是义务性质,目的在于宣传。这个活动的时间很长,持续到暑假期间。绍兴五四运动不但在城区进行,也在各乡活跃。主要由假期回乡的同学分头进行。柯桥、平水、东关、孙端、安昌、党山等处以至各乡各村,都有同学们的足迹和墙上写的宣传文字。相关资料表明,绍兴的五四运动也是在蔡元培先生的领导下发动的。

    总之五中在绍兴五四运动中充当了先锋队和主力军。极大地响应了全国的反帝爱国运动,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。绍兴一中的先贤们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, 挺身而出 ,正是他们为民请命、奋不顾身地爱国行动改写了中国的历史 。

    历史学家的研究发现,每个世纪的第二个10年发生的重大事件,往往决定了这个世纪的独特风格。五四运动也是如此,我觉得五四运动最大的意义是中国的觉醒。特别是青年人在这场全民族运动中起到了先锋和引领的作用。 1919那一年,美国哲学家杜威正好在北京讲学,他在给女儿的信中写道:“想想我们国内14岁以上的孩子,有谁思考国家的命运?而中国学生负起一个清除式的政治改革运动的领导责任,并且使得商人和各界感到惭愧而加入他们的运动。这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。” 1919年5月《远东每周评论》报道说,成百上千万个农民、商人和工匠破天荒第一次谈论国内和国际大事,以前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对此发表意见。你可以走进任何一家食品店,所有人都纷纷在你周围谈这个话题。通常在各茶馆里贴着的‘莫谈国事’标语已经不再时兴了。这些青年勇士的所作所为,真不平凡——大概中国终于真正觉醒了。

    今天我们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,对我们绍兴一中这所有122年历史的名校来说更具有现实意义和当代价值。这不仅仅可以丰富我们的校史,促进我们的校园文化建设,更是通过了解这些校友在五四运动中的事迹和作用,可以激发我们的学生爱国、爱校的情怀,感悟学校深厚的人文底蕴,学习五四校友为救国、强国、富国而上下求索,悉心求真的精神,努力成为具有独立人格、 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的现代公民。

    绍兴人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?从教育中来,责任主要在学校,但目前应试教育强化的背景下,绍兴的乡土文化在学校和学生中影响还不大,我们对学生的乡土史教育还做得很不够。绍兴一中这样一所百年老校,拥有非常深厚的乡土资源,所以接下去我们要进一步挖掘和收集我校校友在五四运动中的史料,整理成册,变成课程资源,开设校本选修课。通过这些方式来宣传我们的校史和乡贤。

(参考文献:《五四运动在绍兴》李刚、 《绍兴先贤在五四运动中的作用》林文彪、《五四运动和鲁迅》张恩和、《五四运动中的鲁迅》孙伏园、《以青春之我成就青春中国》等)

 

作者简介:张叠 绍兴一中历史教研组长,民革党员,浙江省孙中山研究会理事


【打印正文】